吐鲁番汽车网

当前位置:

毒妯娌放狗扑我一尸三命我磨刀猛回击

2019/11/09 来源:吐鲁番汽车网

导读

连载故事《代孕妯娌》作者:枫糖第3集今天是小连载《代孕妯娌》第三集往集连载1许丽家都是拆迁房,全在偏僻郊区。米芳

连载故事

毒妯娌放狗扑我一尸三命我磨刀猛回击

《代孕妯娌》

作者:枫糖

第3集

今天是小连载《代孕妯娌》第三集

往集连载

毒妯娌放狗扑我一尸三命我磨刀猛回击

1

毒妯娌放狗扑我一尸三命我磨刀猛回击

许丽家都是拆迁房,全在偏僻郊区。米芳这小火柴盒虽然小,那也是市区。突然在自己小区看到许丽遛狗,米芳脑海里瞬间脑补出一大出宫斗宅斗大戏,立刻提高了警惕。

许丽像是没看到她似的,慢吞吞地边吃零食边漫步,边溜达还边喊着那大狗的名字,夸它利害,身手矫健,完全疏忽米芳的怒气冲天。

米芳张口叫住许丽,还没开口警告她不能这样带着不牵绳又不带嘴套的大型犬到处乱跑,许丽却突然从零食袋里取出一根骨头,很是精准地一下子扔到米芳脚底下。

这可能是那条狗最喜欢的东西,明明已跑远了,这会儿看到骨头一下子兴奋起来,又朝米芳扑了过来。

整个过程快速闪电,米芳完全没有防备,吓得提心吊胆,抱着肚子连退了好几步,狼狈地撞到了墙体,后背一阵生疼。

她退无可退,脸色吓得发白,身子更是不动不敢动。

许丽却张狂地掐腰大笑起来:“哈哈哈哈,一条狗都吓成这样,你不是总很嘚瑟么,怎样这会儿就一点出息都没有了啊!”

米芳觉得很不妙。肚子一阵阵发紧,心慌的利害。

虽然意念里她是恨不得跳起来撕碎了许丽,但此刻她根本没闲心去理会许丽的丑态。马上就要生了,她可不想出现甚么意外。

可许丽却不这么认为。

她把米芳的隐忍当作软弱,继续掐着腰大笑:“真是活脱脱一个钮祜禄·甄嬛啊,没事就挺个肚子出来浪,生怕人家不知道你肚子里野种似的,这脸皮也是真叫厚了!要搁我身上啊,早就躲起来不见人啦,哪会还好意思天天趾高气扬出来招摇?”

2

米芳从没想到许丽混起来会这样满嘴喷粪,口不择言,毫无底线,简直洗刷了她的3观。

她知道许丽就是冲着她来的,目的也不言自明,就是专程来恶心她的,以报先前被严词谢绝兼扫地出门之仇。

之前许丽打她孩子的主意,不过是听了婆婆的鬼话,想稳住方江,觉得这好歹是方家的种,养了也就养了。

现在信了婆婆的信口雌黄,觉得她肚子里的孩子反正也不是方家的种,所以就肆无忌惮来报仇来了。

米芳岂能纵容她在自己门前撒泼?

她大放厥词狂喷一通倒是爽了,自己可是要在这里住下去的,马上孩子就要出身了,这类胡话被左邻右舍听到耳朵里算是怎么回事?

所以,感觉肚子稍微好了些,米芳才扶着墙壁小心翼翼站稳,冷着脸冲许丽招了招手。

许丽正人仗狗势,猖狂至极,难得看到米芳处于弱势,心里正不知有多得意呢,见她冲自己招手,便毫无防备地向前走了两步,嘴里嗤笑道:“怎么着,求我不要抖落你的丑事啊……啊!”

许丽话还没说完,就嗷地1嗓子捂住了眼,辣的原地直跳,零食掉了1地。

米芳对着许丽全身上下一阵狂喷后,才不慌不忙收起随身带的防蚊花露水,弯腰从零食兜里找到剩下几个狗咬胶,喊了声那狗的名字,然后把咬胶放到许丽脚边散开。

只见那大狗一看还有新玩具,兴奋地又扑了过来。结果刚1靠近许丽,就被花露水味道给呛得狂打喷嚏,一阵抓耳挠腮,自顾不暇。

3

许丽气得破口大骂,奈何眼睛被花露水蛰的根本睁不开,只能闭着眼睛信口狂喷。

米芳最怕的本来就是狗,现在狐假虎威的许丽没了狗的依仗,固然不足为惧。

她取出手机就要报警。

摆明了今天这事儿就是许丽1早就计划好的。她知道自己怕狗,所以刻意带了条狗来。知道她会这个点出来漫步,所以刻意在这儿守株待兔,只等她出现,就冒出来吓唬她。

都被人欺侮到家门口了,如果不给她点教训,回头让她尝到了甜头,还不知道要嚣张到什么地步呢。万一回头在孩子们眼前胡说八道,那还得了?

总之,米芳咽不下这口气,一不做二不休,决定小惩大诫一下。

许丽1听到米芳的报警声,立刻就慌了,顺着声音就闭着眼扑了过来。

她固然也是知道自己不牵绳不戴嘴套遛狗,还指使大犬生扑孕妇是不对的,但没想到米芳会这么绝,只是妯娌几句拌嘴就要报警,真是六亲不认的混账东西!

米芳边走边打电话,对许丽从背后而来的意外这一扑根本毫无防备,生生被她扑倒在地,手机飞出去几米远。

米芳被许丽一百6七十斤的体重1压,顿时头脑一片空白。她根本没想到许丽又蠢又坏到这种地步,竟然胆敢对她做出这么危险的动作!

她下意识护住肚子,嘶声大喊:“许丽你特么疯了!你是想要一尸三命吗!”

许丽哪里管得了这么许多,扑过去目标鲜明要去抢手机。

把电话挂断后,她又用尖细的鞋跟死命狂踩,用力研磨,一副不弄坏就誓不罢休的狠劲儿,一边踩还一边恶狠狠大骂:“叫你报警,报你妹!去死吧!都去死吧!”

等把手机踩得惨不忍睹,完全没了亮光了,她才稍稍解恨,放下心来。刚想带着狗离开,才忽地想起来一直龙精虎猛的米芳半天没了动静。

扭头一看,狠吓了一跳。

只见米芳还是躺在原地,下身已一片湿漉漉,羊水伴着血水早已浸透了裤子,触目惊心。

许丽这时才恍然想起米芳刚刚的警告,一时吓得失了神,知道出了大事了。

不管米芳肚子里是谁的种,那也是两条命啊。她本来就是来出口恶气的,这会儿闹出这么大事故,她怎样兜得起来啊!

4

许丽第一反应就是要逃。

她才不要承当责任。这可是一尸三命,万一有个三长两短,这事儿就闹大了!她可不能当这冤大头。因而她掏出狗绳拴住狗脖子就要跑。

米芳厉声叫住她:“你给我站住!”

许丽哇哇大叫:“你少讹我!自己肚子不争气,可不能赖到我头上!我就是出来遛个狗,就被你碰了这么个瓷,多冤呐!”

米芳吸了口气,不敢乱动。既然羊水已破了,那就迫在眉睫,必须马上打120。现在谁是谁非不重要,人命关天哪!

所以米芳放低了姿态对许丽说:“你别慌,只要你现在给我打120,我可以不怪你。”

“怪我?你凭什么怪我?明明是你自己的问题!你少来栽赃我!”

许丽看着那些血水,脑袋嗡嗡,心惊肉跳的,再也冷静不下来,不但不打120,反而慌不择路,带着狗拔腿就跑。

米芳失望之余,使出最大的力气希望换回许丽的一点理智:“你跑也没有用!小区到处都是监控,全拍下来了,你逃得了天涯,也逃不过海角的!”

但是此刻就算是天王老子,也拉不回许丽逃跑的步伐,一溜烟儿就跑没影了。

米芳决定放弃,不再白费力气,然后开始定下心思考该怎样找人通知方涛,并帮忙叫救护车。

不用看,手机已废了。现在又是下午三四点钟,小区寂静如鸡,根本没人途经,真是莫名其妙就到了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绝境。

米芳急的后背直冒冷汗,肚子也开始一阵阵的宫缩。

她忍不住摸着肚皮自嘲起来。难道天要亡她,要让她在这马路边上生孩子?

5

米芳这辈子就没有这么狼狈过。

就在她思考是坐等有人途经求助,还是冒险走回家换个电话叫人的时候,突然远远看见1辆白色的车由远及近。

米芳如见救星,扬手呼救。

车子应声停下,里面急匆匆走出来一个人,不等米芳开口,就已伸出了援手:“你好,我是医生,请问你现在是什么感觉?”

这一声犹如天籁。

米芳定睛抬头望去,发现来人是个三十岁左右的年轻男人。身材颀长,斯文眼镜,长相周正,眉眼温润,全部人的气场和他温和的声音一样让人莫名觉得可靠。

“医生?”米芳一下子心安了下来,忙说,“麻烦您能帮我叫个120吗?我可能要生了。”

“我带你去吧,”男人判断了下,当机立断,“这个点120也不是好叫的,一个来回的时间我怕你等不起。反正我正好也要去上夜班,顺道的事。”

米芳一到急诊,就被那医生提早电话安排好的妇产科护士一股脑围了上来,推了进去。等回过神来,她才想起来自己都没问过那个好心的医生叫什么名字。

不过现在也不是想这个的时候,米芳确切是要生了。

由于不是瓜熟蒂落,又是双胎,孩子的状态还不太好说,所以产科严阵以待,联系好新生儿科准备随时上阵接应。

方涛接到电话就赶忙赶了过来,吓得脸色都快白了,抖着手不停地签字。

谁知还没签完,婆婆突然驾到,一把扯过方涛手里的纸,叫唤起来:“剖什么剖!现在医院也忒黑心了,收进来就剖腹,不就为了多赚一点钱嘛!连足月都没有,小小的一坨,不就跟生个鸡蛋一样容易!真当自己是千金大小姐了呀,这么矫情!”

(本节完)

枫 糖

长篇小说笔名唐之风,女性言情作家,曾出版上市《再说一次,我爱你》《我为婚狂》《约好要一起幸福呢》《你会来,我会等》《而你轻藏心底》《你是酸甜的喜欢》等作品。新书《我将喜欢告知了风》正在各大渠道热销中。

万艾可官方网站

伟哥是什么_伟哥是什么意思

进口万艾可 35岁长期手淫引起的严重阳瘘

伟哥多少钱一颗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