吐鲁番汽车网

当前位置:

他曾是个王者后来说声算了

2019/11/10 来源:吐鲁番汽车网

导读

昨天晚上下班回家,在熟习的小摊上点了一份炒麻食,风太大了,我只好戴上帽子,背过身去避免脸被吹成面瘫,过了大概不到1分钟的样子,我回过身准备看

昨天晚上下班回家,在熟习的小摊上点了一份炒麻食,风太大了,我只好戴上帽子,背过身去避免脸被吹成面瘫,过了大概不到1分钟的样子,我回过身准备看一下大叔炒的怎样了,结果身后空荡荡的,吓惨了。

他曾是个王者后来说声算了

我是谁?

我在哪儿?

发生了什么?

炒麻食的大叔呢?

一分钟前不是还在这吗?

一脸懵逼的我往四周搜寻了一下,终于看到大叔在旁边的小区大门里面朝我喊,姑娘,我进来给你炒,刚才有城管路过了,我就赶忙进来了。

可能是我带上帽子后脑袋严实地不透风,真的是没听到一点声音,1分钟内就产生了这么多事。想一想大叔也是不容易,卖个炒面不但风雨无阻地翻翻炒炒,还要随时注意城管动向,随时做好挪窝的准备,这么大一个三轮车说走就走……所以我也就没介意中途关火又开火导致麻食炒得没以往好吃。果然,人人都在努力生活着。

我总会被一些细枝末节的平凡感触到。

几年前我爸还每天骑自行车来回好多公里去干活给我和mm赚学费,后来骑自行车上个坡都会累,那些年觉得我爸很不容易,现在也觉得很不容易,因为他真的年纪大了,不服老的他去年有次骑车载我,终于说了句,我带不动你了。

后座的我瞬时泪目。

我爸原来不会用智能机的时候,一直用的那种按键老人机,连诺基亚最古老的贪吃蛇游戏都没有的那种,有次我们都在房间看电视,我爸说他困了先去另一个房间睡了。中途我出去的时候瞥到旁边房间灯亮着,我爸就坐在床上,来回按着他那板砖手机,透过窗户能看到他就把那些有限的功能翻来翻去,不点开,只是重复着翻来翻去。

窗外的我瞬间泪目。

后来听我妈说那段日子我爸压力很大,各种事情压在他身上,全部人都瞬间老了。

还有,听Z先生讲他爸妈创业史的时候也觉得感慨。

看到路上被大人强行拉着挨个挡私家车给车主鞠躬要钱的小孩会觉得感慨。

看到公交车上头戴安全帽,背着大包施工工具,满泥的民工特地往里面挪了一个位置给旁人,结果人家带着嫌弃的表情走开了,宁愿站着也不愿坐在民工旁边,大叔眼里一闪而过的尴尬会让我感慨。

虽然嘴上总是说mm都大三了为何历来不做兼职,但前天看到她在群里说自己在做兼职,站了三个小时还不能出错的时候也会觉得感慨。

看到一句话“他曾经是个王者,后来说声算了”也会让我感慨。

你说人生艳丽我没有意义,你说人生忧郁我不言语,本来就是这样啊,总有人住在高楼,也总有人趟在洪流,你我都不容易,但也都在努力变得至少看起来很容易。

今天的你也要好好生活。

伟哥官网wyhzs0

yindushengyou

伟哥可治疗早泄

americanredgoldviagra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