吐鲁番汽车网

当前位置:

周末读书魏延安我们会不会毁于我们所热爱的文娱波兹曼文娱至死札记之一

2019/11/09 来源:吐鲁番汽车网

导读

《娱乐至死》是美国著名媒介文化研究者和批评家尼尔·波兹曼的代表作之一。1985年本书出版之际,正是电视文化如日中天的时候,但作者却是如此完全

周末读书魏延安我们会不会毁于我们所热爱的文娱波兹曼文娱至死札记之一

《娱乐至死》是美国著名媒介文化研究者和批评家尼尔·波兹曼的代表作之一。1985年本书出版之际,正是电视文化如日中天的时候,但作者却是如此完全地对电视这1文娱时期的“罪魁祸首”进行了无情地批评。

他认为电视把一切严肃的事情都变成了文娱,让人们从主动寻觅信息变成被动接受,从文字浏览的理性思考认知变成观看电视时的无意识接受,从此人们陷入多余信息的轰炸,不再有时间去细细揣摩事物背后的东西,一切都变得浅薄、表面化,而且急匆匆不容喘息。

媒介即隐喻,作者反复强调着,人们实际是生存在媒介所制造的巨大隐喻世界中而不自知。

作者批评的一切都源于媒介的改变,从会话到文本时期,人们把话语的直接交换变成文字的书面交换,从此更多用眼睛而不是嘴巴和耳朵来作为交流器官,特别是印刷术的发明加速让人类挺进到文本时代,而与文本相匹配的修辞、逻辑、语法等也改变了思想传递的方式,终究“黑墨落在白纸上”克服了“口说无凭”。

到了电视时代,其集合图片、文字、音乐等媒介于一体的新表达方式让人们的思想交换再次进行调解,以符合电子化的传播规律。但与文本改变会话所带来的抽象化、逻辑化、严肃化不同,电视打破了文本的严谨,缺少逻辑,乃至语无伦次、无病呻吟充斥其中,只为了吸引人们的注意力,电视统治下的话语由此“变得无能而荒唐”,往往“内容无聊、表现无力、情势散乱”。

与作者所称的印刷术时期的光辉相比,电视时期的人们是相形见绌的。我们已经很难想象,19世纪美国农家的子弟可以一手执书一手扶犁,家庭主妇可以在周日的下午向家人大声地朗读,还有多少人捉住上工前的黎明饥渴地阅读,读书在那个时期已经成为神圣的事件,专注、严肃而明确。

人们可以长达几个小时连续不断地去听政治家们用书面语言写就的演讲,19世纪中叶时几乎所有的美国村落都有演讲堂,一个不会读书的人在那个时期乃至连参加选举的资历都没有。

为什么现代人已经浮躁到无法思考?因为电视的每一个镜头平均时间只有3.5秒,眼睛根本没法休息,思维也无从展开,唯一可以做的就是随着电视屏幕去欣赏,电视在向观众提供全心全意服务的同时,已经深深奴役人们的心灵,从此我们放弃了思考。

比较一下,阅读文字意味着要跟随着一条思路,需要读者具有相当强的分类、推理和判断能力,是大脑机器高速运动的理性思维过程;而电视丰富多彩的节目其实是对注意力和时间的割裂,节目传递的也只是信息却没有对信息的分析,人们只在信息的后浪推前浪进程中被动地接受着而来不及也不用思索,愉悦地做着懒散的享受。因此,我们在电子信息时代取得了这样一个世界:“一个住满陌生人的社区、一个破碎而断裂的世界”。

由此,作者在深深地忧愁,资本主义世界的政治、宗教、新闻、体育和商业都心甘情愿地成为文娱的附庸,毫无怨言,乃至无声无息,其结果是人们成了一个文娱至死的物种。

表现出的怪象是,政治家优秀的才华不如在电视上良好形象的展现,商品的精美质量和良好用处不如广告上的愿望引导,教授深邃的思想不如课堂上的幽默表现,教堂肃穆的仪式不如文娱化的电视传道,经济学乃至已成了表演艺术。

作者担心赫胥黎的担心正在成为现实——人们在汪洋如海的信息中日趋变得被动和自私,真谛被淹没在无聊烦琐的世事中,文化成为充满感官刺激、欲望和无规则游戏的庸俗文化,我们将毁于我们酷爱的东西。

固然,到了今天,可怜的电视已风光难再,互联网相对电视而言又是变本加厉,从网站到网络购物再到网络游戏,从博客到微博再到短视频、直播,人们在文娱的道路上越陷越深。

如果只把全书的“电视”2字换成“网络”,这一切的批评在今天依然是适用的。只是网络到了移动时期的时候,相对电视而言,更加登峰造极、无孔不入,让人不敢细思,也不寒而栗。

我们是否可以套用鲁迅的话——救救人们!这是一个时期面临的严肃课题。

(二〇一九年三月二十三日)

(本文图片均选自网络)

印度神油是什么样

美国伟哥_美国伟哥胶囊服用方法?

伟哥有没有副作用_伟哥的副作用有哪些?常吃伟哥有何危害?

伟哥?价格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