吐鲁番汽车网

当前位置:

你这混蛋都把我初吻夺走了

2019/11/10 来源:吐鲁番汽车网

导读

《蛮横女友在身旁》都市男频连载小说全集免费浏览第59章上次就被骗了瞥了眼沈浪,这货穿着一身米兰色休闲格子衬衫,配上纪梵希的黑色休闲裤

《蛮横女友在身旁》都市男频连载小说全集免费浏览

第59章上次就被骗了

瞥了眼沈浪,这货穿着一身米兰色休闲格子衬衫,配上纪梵希的黑色休闲裤,加上脚下那双范思哲休闲皮鞋,看上去倒像那么回事。

柳潇潇较为满意,心想虽然这货内心龌龊了点,但外表还算可以。

“我警告你,可别给我演砸了,否则我不会放过你的!”柳潇潇轻哼道。

“我尽力喽。”沈浪有气无力道。看在柳潇潇和苏若雪关系份上,这次就帮她一把。

柳潇潇懒得跟他空话了,省的等下一生气,自己这边先掉起了链子。

宝马车开到市中心,到了一家名为金鼎大酒店的楼下。

这家五星级大酒店算是华海市最为奢华的餐厅之一。

光外面停车场停的车,最便宜都是5六十万的,足已可见这家酒店的消费水平有多么恐怖。

下了车,沈浪伸出胳膊,正想挽着柳潇潇的手臂。

“你想干什么?”柳潇潇秀眉一挑。

沈浪满脸黑线,小声嚷道:“柳总监,不是你让我装男朋友的吗?手都不牵,哪还有情侣的模样?”

柳潇潇红着脸白了眼沈浪,哼道:“便宜你了!”

等到快要进大门的时候,柳潇潇咬着贝齿,面含羞耻的挽住了沈浪的胳膊。

沈浪顷刻间就闻到了从柳潇潇身上传来的一股犹如栀子花一般的香气,手臂那柔软的触感,以及深V礼服勾勒出的那1抹雪白的沟壑,让沈浪心神1荡。

不得不说,这妞虽然性情狂妄自大了点,不过身材还是很有料嘛。

“流氓,你乱看什么!”柳潇潇注意到了沈浪不安分的眼光,俏脸一红,急忙用手掐了一下沈浪肩部的皮肉。

“没看甚么。不过柳总监,你也好歹装的像一点,别板着脸,这样一眼就会被人家看穿的。”沈浪笑道。

“本美女不用你教!”柳潇潇狠狠瞪了沈浪一眼,深吸一口气。

推门而出的瞬间,柳潇潇刚刚还冷冰冰的俏脸,顿时变得温顺起来,美艳的不可方物。

沈浪有些吃惊,这女人果然还是不能小看,变脸比翻书还快!

沈浪咳嗽了1声,也开始装十三起来,一手就搂住了柳潇潇的纤腰。

柳潇潇娇躯一颤,还是第一次有男人对她做出这么密切的举动,心跳都微微有些加速。

为了老娘的终生幸福,先让你这流氓占点便宜!柳潇潇暗自哼道。

皇朝金鼎大酒店顶层的某个豪华包厢内。

中恒地产的大少爷钱博文正和柳潇潇的父母有说有笑。

对钱博文本人,柳潇潇的父母可谓是极为满意。

“博文啊,上次竟然产生了那种事,是伯父错怪你了,希望你能谅解伯父。”柳潇潇的父亲柳建国抱歉说道。

上次苏若雪找来的那个大肚子女演员,演的太他妈像了,柳建国一时间还真以为钱博文是个人渣,竟然肆意玩弄女人的感情。

后来才得知真相,柳建国气的火冒三丈,自己的这个女儿实在太不懂事了,竟然找了一个演员来诓骗他们。

“是啊博文,上次的事你千万别放在心里。”柳潇潇母亲郑洁连忙接了1句。

钱博文表现的很大度,笑着说道:“伯父伯母了解清楚了我也就放心,这事也不怪你们!潇潇爱耍小性子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我和她会慢慢沟通好的。”

“嗯,博文,我那个笨蛋女儿让你见笑了。”柳建国尴尬的说道。

“潇潇那是真性情,我对她绝对是一片痴心。”钱博文微笑说道,看上去那叫一个风度翩翩。

柳建国和郑洁越看钱博文越顺眼,这么好的女婿,真他妈打着灯笼都找不着啊!

“我们太惯着她了,那孩子真是不懂事!真好好该向博文学学。”柳建国摇头叹气道。

“唉,那孩子怎么就不明白呢?博文他才貌双全,事业有成,性情也好,多好的一个配偶啊。”郑洁也叹息说道。

“伯父伯母你们太夸奖我了。”钱博文微微一笑,看上去那叫一个彬彬有礼。

正当三人交谈甚欢的时候,柳潇潇深吸一口气,推开包间的大门,摆出一脸微笑的勾着沈浪的胳膊,看上去那叫一个温婉可人。

“潇潇,你来了!”钱博文两眼一亮,立马站了起来。

突然看见柳潇潇挽着一个陌生男人,脸上的笑意顿时凝固了。

柳建国和郑洁两人的脸色也变的一阵青一阵白,一时间气的都不知道该说甚么。

“爸,妈,我来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男朋友,沈浪。”柳潇潇表情那是相当的亲昵,还对沈浪微微笑道:“瞧你,愣着干什么,还不去和我父母打声招呼。”

沈浪一阵头皮发麻,有些佩服柳潇潇的演技,立即上前说道:“伯父伯母你们好,我叫沈浪,是潇潇的男朋友。”

包间内顿时鸦雀无声。

“你……”

柳建国和郑洁脸色异常难看,今天请钱博文和柳潇潇来参加集会,其实就是为了重新订下两人的婚约。

柳潇潇这个时候带来了一个“男朋友”,这不是变相的朝他们脸上打吗?

钱博文脸色就变得很精彩了,像是吃了一只苍蝇一样,心中火冒三丈。

“潇潇,这都没过一个月,你又找了一个男朋友?这事我怎样不知道?怎么不跟你爸我说说。”柳建国眼睛都能冒火了。

“我……”柳潇潇心中很紧张,手心都有些湿润了,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气氛有些凝重,沈浪见柳潇潇这妞有些犯傻了,紧紧握着她的小手,笑着对柳建国说道:“伯父,年轻人有年轻人的想法,我和潇潇感情发展的比较迅速。反正该来的总会来,今天您不就认识我了吗?”

“哼,潇潇,这又是你找来的演员?”柳建国怒道。

“不,他真是我男朋友。”柳潇潇咬着贝齿,努力挤出一丝微笑。

沈浪摆出一副笑脸,不紧不慢的说道:“伯父,我和潇潇之间关系用不着欺骗任何人。”

“欺骗?话别说的那么好听,上次就被骗了!”郑洁哼道。

“爸妈这次,我真的没骗你们。”

柳潇潇豁出去了,脚尖1踮,闭上眼睛,吻上了沈浪的嘴唇。

你这混蛋都把我初吻夺走了

第60章这货什么来头啊?

我靠!这装的也太凶悍了吧?

沈浪愣了一下,立马又回过神来,为了装的更像,他开始配合柳潇潇起来。

顺手搂起了柳潇潇的腰肢,强烈的回应起来。

“嗡!”

柳潇潇脑袋一下子就爆炸了,浑身恍如有种被电击过后的酥麻感。

她吻技很差,但沈浪的很好。

这妞的热吻很是香甜,温暖滑腻,弄的沈浪心跳一阵加速。

柳潇潇还是第一次吻和男人接吻,她一直以为接吻是只一种暗昧的行为,没想到竟然这么刺激,那是一种从来没有过的蚀骨销,魂的感觉。

仅仅只吻了两秒左右,唇分,柳潇潇俏脸通红,羞耻的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也巴不得一脚将沈浪这个混蛋踹飞。

那可是老娘的初吻啊!就这么便宜这个流氓,柳潇潇恨得牙根疼。

包间内,柳建国,郑洁,钱博文三人都傻眼了。

特别是钱博文,脸已黑的像锅底。

柳潇潇的父母特地约自己来,本来是想商量婚约的事。

这突然跑来一个柳潇潇的男朋友,这个男人还当着他的面,和柳潇潇热吻了起来!

这他妈不能忍!

钱博文感觉自己脸被打的啪啪响,满脸阴霾,恨不得一刀捅死这个不知死活的小子。

“潇潇,你还想跟我们装?”郑洁满脸怒色。

“柳潇潇!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父亲!”柳建国也是勃然大怒。

“有啊,不过现在我眼里,只有我的男朋友。”柳潇潇笑道,勾住了沈浪的胳膊。

反正都装到这类地步了,柳潇潇也不介意装的更完全一点。

“哈哈哈,沈先生,潇潇的性子烈的很,你能将她哄到手,真是不服不行啊!”钱博文压抑住怒火,满嘴讥讽道。

沈浪自然是觉察到了柳潇潇的父母和这个钱博文,对自己的身份有所怀疑。

“钱先生真是说笑了,男女之间的感情,用哄来形容,未免也太下作了。”沈浪报之以笑。

“你!”钱博文满脸黑线,心想你这小子不是明摆着骂老子吗?

“确切,沈先生,我是说笑的。”钱博文摆出一副笑脸,看上去那是相当的有素质。

“哈哈,我刚才也是开玩笑的。”沈浪笑了笑。

开你麻痹的玩笑!钱博文心中暗骂道,眼中闪过一丝阴沉,转而笑道:“哈哈,看沈先生的气度,肯定也是身处高位吧,请问您是哪家公司的总裁啊?以后还要请您多多提携提携。”

沈浪耸了耸肩:“李总您开玩笑,我就一粗人,难能提携您啊?”

粗人?钱博文嘴角露出一丝讥讽,笑道:“沈先生开玩笑了,请问您在哪高就啊?”

“我是绫雅国际苏总裁的秘书。”沈浪淡淡说道。

钱博文脸上变得更加精彩了,一个小小的秘书而已,也敢跟自己争美女?

柳潇潇秀眉微皱,感觉沈浪这么说有点丢了面子,不由开口说道:“沈浪之前一直在美国哈佛大学攻读工商管理学博士学位,前段时间才回国的,是我让他来帮助苏总的。”

沈浪心中不觉有些可笑,这妞还真敢说,随口一说就蹦出来个哈佛大学,还工商管理学博士?

虽然哈佛大学,沈浪也待过一段时间。

柳潇潇这话说完,小手又掐了沈浪一下,恍如在示意沈浪随着她演戏。

钱博文有些不信,这沈浪看起来挺年轻,还就博士了?还工商管理学?

钱博文阴阳怪气的笑了笑,随即用标准的美式英语说道:“原来沈先生是归国的精英人士啊?哈佛的工商管理学专业在全世界排在顶级,敢问沈先生的导师是谁啊?沈先生你对工商管理学又有甚么见解呢?”

这话一出,柳潇潇小脸有些不自然,心想这下坑爹了。

没想到钱博文心机竟然这么高,柳潇潇咬了咬贝齿,失策啊,自己不该夸大沈浪的,这下可要下不了台了。

下一刻,沈浪嘴角蹦出来的话,差点把柳潇潇吓了个半死。

“本来我是准备读完硕士就不读了,但我的导师凯文先生强烈要求我继续攻读博士学位,我从他身上学到了很多知识。我认为工商管理学不算什么很高深的学问,应对市场变化的能力,主要还是要靠本身……”

沈浪嘴里吐露的英语极为流畅自然,是标准的美式英语,乃至带着一丝上流社会的贵族气味,让柳建国和郑洁两人眼前一亮。

虽然沈浪表现的不错,但柳潇潇俏脸面色还是好看不到哪去,沈浪这家伙太装逼了。

凯文导师是什么人?许多商界大佬的子女们都了解一二,柳潇潇也有所耳闻,那可是工商管理界的奇才啊,顶级导师。

无数商人们的做梦都想让凯文导师亲自指点他们的子女。

钱博文愣了一下,一听沈浪说起凯文导师,他满脸不信,冷笑道:“凯文导师啊!那可是我的偶像,能听他将一次课是哈佛工商管理专业学院的荣耀啊,请问凯文导师还在哈佛当教授吗?”

沈浪耸了耸肩,笑道:“应当还在吧,你等下,我打个电话问问。”

说完,沈浪就拨出了一个号码,按了个免提。

“凯文教授,我是沈浪,你现在还在哈佛吗?”沈浪用英语笑问道。

远在英国的凯文教授1听到沈浪的声音,差点没跳起来,战战兢兢地说道:“Ohmygod!沈浪先生,您好您好!我现在不在哈佛了,在英国剑桥大学,正在准备做一次公然演讲,您有什么事吗?”

沈浪懒得多说:“没什么事,问候一下你而已。下次途经,我去找你和哈佛的朋友喝酒。”

凯文激动的暴起了粗口:“Oh,Fuck!能和您一起饮酒,那是我毕生的荣幸,我太感动了!我一定好好等着,尊重的沈先生。”

挂了电话,包厢内所有人不由倒吸一口寒气。

钱博文脸都绿了,这货什么来头啊,连凯文导师都对他这么恭敬。

他之所以用凯文教授来摸索沈浪,就是因为中恒地产上个星期任职的1名总监就是毕业于哈佛大学工商管理学,钱博文也得知凯文教授已离开了哈佛,去了英国剑桥大学。

沈浪手机开的免提,钱博文自然听的清清楚楚,没想到此人还真认识凯文教授,听凯文教授电话里那语气,仿佛还对沈浪很尊重一样。

柳建国和郑洁两人面面厮觑,难道这位真不是演员?

“沈先生估计不是苏总裁的秘书那末简单吧。”钱博文脸色阴森道。

“钱先生你猜对了!我其实还有另外一个身份。”沈浪笑了笑。

你这混蛋都把我初吻夺走了

第61章你这忘八都把我初吻夺走了

“甚么身份?”钱博文急忙问道。

柳潇潇也一脸惊讶的看着沈浪,刚才沈浪表现的太过完善,她也有些怀疑沈浪不止是秘书那么简单。

“钱先生,实话告知你,我还是地下权势,黑龙会的干部。”沈浪睁着眼睛说瞎话。

这话1出,所有人都愣住了。

柳潇潇瞪大了眼睛看着沈浪,有点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了问题。

“沈先生,您刚才说什么?我好像没听清?”钱博文愣神问道。

“我说我是黑龙会的干部,你现在听清了吗?”沈浪说道。

众人倒吸一口寒气。

黑龙会这个词,如同梦魇一般。是华夏国四大地下权势之一,名气大到连普通小市民都耳熟能详的地步。

沈浪可不傻,钱博文家底不简单,这场戏演完后,以他对这些权贵们的了解,这钱博文说不定会找人对付自己。

沈浪不想留麻烦,索性撒了一个谎,让他知难而退也好。

“你……”柳建国脸一阵青一阵白,气的说不出话来。

自己的女儿居然和黑道人士有牵扯?

钱博文脸色有些惊疑不定,中恒地产权势庞大,资产多不可计,黑白两道通吃,他可历来没听说过有沈浪这号人物。

“原来沈先生出身黑龙会啊,我道上的朋友也认识不少,敢问沈先生在黑龙会是做什么的?”钱博文半信半疑问道。

黑龙会在华海市有散布,黑龙会的金主只有一个海正集团,钱博文也有所了解。

但沈浪这个人,他真没听说过。

“钱先生,你问的未免也有些太多了吧?”沈浪干笑道。

钱博文心中“格登”一跳,瞥了眼沈浪,觉得这小子是在撒谎,黑龙会高手如云,可不是谁都能进的。

这小子年轻的过分,钱博文心中更是怀疑了。

“哈哈,沈先生,既然你出身黑龙会,想必身手肯定是非凡吧?”钱博文问道。

沈浪懒得解释什么,拿起茶几上的一个玻璃烟灰缸,稍稍运转一丝真气,五根手指用力1捏,厚实的玻璃烟灰缸发出了吱吱的声音,大量玻璃碎屑从沈浪手掌上飘落下来。

沈浪虽然不能大幅动用真气,但仅仅是一丝还是可以的。

众人浑身一震,看向沈浪的目光带着一丝惊惧。

钱博文吓了一大跳,咽了一口唾沫,正告,这绝对是正告!

万万想不到,这小子看似平平常常,没想到竟然是高手!说不定真是黑龙会的人!

黑龙会可不是小打小闹的地下权势,华夏国四大地下权势之一,底蕴深厚,各行各业都有触及,甚至翻手就能将小小的中恒地产给灭了。

钱博文心中有些畏惧,还好刚才没有和沈浪撕破脸皮,不然自己都有可能危险了。

不行,此人还是得查清楚底细才行。

“赵……沈先生,刚才是我失礼了,还请你不要放在心上。”钱博文摆出一副笑脸。

沈浪大度的笑了笑:“好啊,只要你不纠缠潇潇,我就不把你当敌人。”

“这个……”钱博文脸色1变。这tm不是威逼自己吗?

就算这小子是黑龙会的人,但看他那末年轻,肯定也不是黑龙会的高层。

自己身为中恒地产的大少爷,这家伙居然一点面子都不给他,简直太猖狂了。

钱博文对柳潇潇确切很是迷恋,也很想让她做自己的老婆,可以说是一种执着吧。只是柳潇潇对钱博文完全没有一点好感。

柳潇潇瞪大了眼睛看着沈浪,俏脸上冰冰冷的表情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震撼。

心中更是一阵翻滚,这货该不会真是甚么黑道人物吧?

柳建国和郑洁两人的脸色差到了极点,自己女儿居然爱上了一个黑道人士?这也太离谱!

他们绝不允许这件事发生!

“潇潇你给我过来!”柳建国脸色铁青的大叫道。

“潇潇,你怎么可以找这类品行不正的男朋友?”郑洁也满脸怒容。

柳潇潇倔强说道:“我才不管沈浪是谁,这是女儿的选择,求你们别干涉了。”

说完,柳潇潇抓紧沈浪的胳膊,掐了他一下,气恼的瞪了他一眼。这家伙说甚么不好,偏要说自己是什么黑龙会的干部,这不是让她下不了台吗?

沈浪还以为柳潇潇想让自己继续装,清了清嗓子,说道:“伯父伯母,我觉得你们不该以有色眼光看我,虽然我是那甚么……但是我对潇潇绝对是痴心一片啊,我完全可以她想要的生活。”

“你闭嘴!你这可恶的男人!”柳建国怒道。

沈浪有点没辙了,不过转念一想,反正也只是演戏而已,要是真让柳潇潇的父母看上了,那就更难办了。

“够了!爸,你还不明白吗?我宁愿嫁给沈浪,也不愿和这个钱博文在一起。”柳潇潇美目狠狠瞪了一下钱博文。

“潇潇,你!”钱博文脸色乌青,火气上窜。

这女人也太傲了,钱博文喜欢柳潇潇是没错,那他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

钱博文气极反笑:“好好好!柳潇潇,既然你能说出这类话,我保证你很快会后悔的!”

撇下这句,钱博文大步走出了包间。

包间内的柳建国和郑洁脸色难看到极点,婚约撮合又失败了,这次还完全激怒了钱博文。

柳潇潇心中暗喜,看来这次的目的已到达了,钱博文下次总不会还来纠缠自己吧?

“潇潇,你给我过来!”柳建国上前捉住柳潇潇的手臂。

“爸!”柳潇潇咬着贝齿,扯掉了柳建国的手,说道:“爸,女儿的幸福,女儿想自己做主!”

说完,柳潇潇就拽起沈浪的胳膊往包间大门外走。

“潇潇!”郑洁起身就要去追,被柳建国一手捉住了。

“这类不孝顺的女儿,还要她做甚么!”柳建国气道。

“总不能看见潇潇和那个黑社会小子勾结上吧?”郑洁面色焦急道。

“哼,翅膀真是长硬了,真以为我看不出来?那小子根本就是在演戏!我会派人查清那小子底细的。”柳建国火冒三丈。

郑洁单手撑着额头,面色异常难看。

走出酒店大楼,柳潇潇还在拽着沈浪。

“我说柳总监,现在总行了吧,你不要一直抓着我啊。”沈浪皱眉道。

“你这个忘八,我懒得抓着你!”柳潇潇鼻子一酸,眼眶有些湿润,轻声抽咽了起来。

见柳潇潇露出这类可怜兮兮的表情,沈浪神色有些难堪,笑着说道:“柳总监你别伤心啊,今天我请你吃饭吧。”

“谁伤心了!”柳潇潇急忙擦了擦眼泪,丢脸丢大了,撇过脑袋哼道:“那好,我要吃最贵的!”

“我靠,你也不用这么宰我吧,刚才好歹我都那么拼命演戏了。”沈浪有点无语。

“你……你这忘八都把我初吻夺走了……现在请我吃顿饭都那么难么!”柳潇潇羞怒道。

你这混蛋都把我初吻夺走了

第62章虽然这个秘书肮脏了点

沈浪有点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好吧。”

女孩子应当还是比较在乎初吻的。

柳潇潇轻哼道:“和本美女一起吃饭,那是你的荣幸!”

不知怎样,一和沈浪斗嘴,柳潇潇感觉自己心中的那份委屈稍稍得到了减缓。

“是是是,那我可真够荣幸的。”沈浪笑了笑。

谁让他对美女心软呢?柳潇潇虽然性子娇蛮了点,但好歹也算个大美女。

“那么多空话干什么,还不快去开车!”柳潇潇撇嘴道。

沈浪挠了挠头:“你自己开啊,干吗要我开。”

柳潇潇咬着贝齿,泪水都在眼眶中打转:“你这个混蛋还有没有名流风度了,没看见我心情不好吗!”

沈浪有点无语,接过车钥匙,去从停车场将柳潇潇的那辆宝马X6开了出来,柳潇潇坐上了副驾驶座。

一路上,柳潇潇没说一句话,能看出来,这妞心情确切很差,仿佛还很伤心。

沈浪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话来安慰她,索性保持沉默。

不多时,到了一家装修精致的西餐厅。

找到了一个靠近角落里的位置,沈浪和柳潇潇两人坐了下来。

“柳总监,你想吃什么随便点吧,我请客。”沈浪耸了耸肩。

虽然他对这妞印象不是那么好,但毕竟人家心情不好,请吃个饭就算是做个顺水人情了。

“服务员,给我来两瓶82年的拉菲。”柳潇潇大喊道。

沈浪浑身哆嗦了一下。

我靠!拉菲?我看你是没拉够吧!

两瓶82年拉菲就十几万了,这尼玛还真是天价大餐!沈浪心中一阵愁闷,这女人怎样就那末坏呢。

柳潇潇瞥了沈浪一眼,见他脸色不太好,不由轻哼道:“瞧你那样子,两瓶拉菲就心痛了?你别忘了昨天还坑了本姑娘一百万呢!”

“好好好,柳总监,我请客,你想吃啥随便点。”沈浪懒洋洋说道。

不就是两瓶拉菲吗,他也不至于为了这么点钱丢了面子。

柳潇潇点了一份牛排和一杯极品蓝山咖啡,沈浪也点了一份牛排。

点完餐后,两人坐在位置上,有些沉默。

柳潇潇撇嘴道:“你就不会陪我说说话吗?”

沈浪挠了挠头:“我感觉没什么好说的。”

“你!”柳潇潇俏脸一阵青一阵白,气恼道:“白痴!跟本姑娘这种绝色美女一起吃饭,搭赸的话也不知道说几句!”

“是吗?”沈浪笑了笑:“绝色美女我见过很多,也不差你这一个。”

柳潇潇鼻子1酸,轻哼道:“说的好像你这流氓很有女人缘的样子。”

这点沈浪其实不否认,但他也没有说出来。

很快,西餐也上桌了,服务员也拿来两瓶拉菲红酒。

两人点的菜其实不多,也就各自一份普通的西式牛排。

沈浪将拉菲红酒凑到鼻端轻轻的闻了闻,不由眉头一皱。

国外的那些日子,沈浪可没少喝过拉菲,他敢判定,眼前这红酒绝不会是82年的拉菲,充其量也就是调的比较像拉菲的红酒。

沈浪随着老头子学医多年,五感嗅觉比普通人高出许多,对气味也较为敏感。

“服务员,你给我过来一下!”沈浪心情有些不爽的嚷了1句。

“这位先生您好,请问有什么需要吗?”服务员脸上挂着职业性的笑容。

“这酒甚么价啊?”沈浪指了着两瓶拉菲,不紧不慢的问道。

柳潇潇有些无语,心想这家伙不会是真不知道拉菲甚么价格吧?

服务员脸色有些僵硬,但还是机械式的回答道:“这位先生,82年的拉菲红酒,在本餐厅售价是六万三千元人民币。”

沈浪嘲笑道:“这么贵啊?我怎样觉得超市一百块的干红都比这好喝呢?”

柳潇潇无语,能将拉菲和一百块的干红比,也只有极品土鳖才能干得出来。

这货到底之前有多么穷啊?柳潇潇心中顿时有那么点同情沈浪起来。

服务员脸色微微1变,随即笑着说道:“这位先生真会开玩笑,我们餐厅的拉菲庄园系列红酒,都是进口的正品。您要是不懂酒,还请您不要评头论足。”

沈浪嘴角露出一丝嘲笑,心中有些不快?之前在国外的那段日子,拉菲他不知道喝过多少次。

“喂,你扯这些干嘛啊,乖乖的饮酒不行吗?”柳潇潇扯了下沈浪的衣服,搞不懂这货想干嘛?

“先生女士,请两位渐渐用餐。”服务员微微鞠躬后,就离开。

沈浪哼了1声,这服务员真当自己是傻子呢?

柳潇潇用餐刀切了一块牛排,缓缓送进嘴里,渐渐的咀嚼着,动作十分优雅得体。

似乎是常年累月养成了高雅形象,上流社会的人,特别重视礼仪和形象。

这妞吃相倒挺妩媚的,沈浪对着柳潇潇问道:“柳总监,你懂酒吗?”

“不懂!怎样,难不成你想说,你很懂吗?”柳潇潇瞥了眼沈浪,不冷不淡的问道,这个话题未免有点无聊。

虽然柳潇潇也常常参加商业活动和宴会,但拉菲这类顶级红酒,喝的次数也不算很多。

“一般般吧,我只是感觉这酒像假的。”沈浪拿起一瓶拉菲,往自己嘴里灌。

柳潇潇翻了翻白眼,这甚么人啊,六万多的红酒直接这么喝。

虽然心里这么想着,柳潇潇也不甘示弱,一样也拿起另外一瓶拉菲,往自己嘴里灌,仿佛想把郁闷的心情一口气宣泄出来。

沈浪不觉有点搞笑,柳潇潇想喝出女汉子气,但这喝相,还是想一个小女孩一样蹑手蹑脚,有够滑稽的。

“沈浪,你竟然还认识凯文导师?”柳潇潇放下酒瓶,瞥了沈浪一眼,忍不住将自己心中的疑惑给问了出来。

“在国外待过呗,没什么大不了的。”沈浪随口说道。

柳潇潇撇了撇嘴,混迹生意场上她,这点猫腻还是能看出来的,她知道沈浪是不想说。

刨根问底也不是她的性子,柳潇潇索性也没多问。

不过柳潇潇心底已对沈浪这家伙想法有了一些改观,小雪请的秘书肯定还是有真才实学的,虽然这个秘书龌龊了点。

本文出自企鹅号作者言书阁(看全集关注微信公众号:言书阁)书号609,转载请注明出处

goldviagra蓝色药片

枸橼酸西地那非怎样提炼

西地那非片作用

标签